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半夏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7章:狼性

-

最裡邊有一間豪華的包間,是顧阮東留給徐澤舫幾人專用的。

此時,包間的門被人從外麵一腳踹開。

裡邊玩得開心的一群人聽到這哐噹一聲巨響,都憤怒地看向門口,正想破口大罵哪個傻逼不長眼,敢踢他們的門?

結果看到門口站著的是顧阮東時,都倏地全部站起來,甚至有些慌亂地想擋住其中一個高挑身材的女人。

但是女人卻笑著,撥開前邊想保護她的男人們,站到最前麵笑道:

“顧阮東,好久不見!”

她笑著。

卻見門口的顧阮東渾身忽起一股戾氣,眼神也是狠戾的,大步走進包間朝她而去,快靠近她時,操起桌上的一瓶酒,沿著桌角哐噹一聲砸成兩半,他手裡握著半截酒瓶,酒瓶的破裂處如同一把把鋒利的刀。

在眾人都冇反應過來時,他已把女人逼至牆角,半截酒瓶的破裂處正好抵住女人的脖子,隻要稍稍一用力,尖銳的玻璃就能直接刺破女人的咽喉。

他眼底纏著紅血絲,聲音更是冷酷無情

“你敢動她半分,我讓你陪葬!”

陰狠、絕情、充滿殺氣,纔是真實的他,徐澤舫等人嚇壞了,急忙過來

“顧少,她是寶桑啊,寶桑!”

試圖用這兩個字叫醒他。

寶桑被他逼至牆角,整個人後背緊貼著牆,脖子處被他的酒瓶玻璃紮了一點,有一點密密麻麻的疼,但她卻依舊笑:

“這纔是真實的你,顧阮東,有狼性、有野性。平

和日子過多了,你真當自己是文明人了?”

顧阮東的手又稍稍用力,更多鋒利的口刺進她的脖子,眼見著有血從寶桑細白的脖子上流下,顧阮東卻冇有絲毫手軟:

“既然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你要敢再動她,你知道下場,我說到做到。”

寶桑完全不顧脖子的疼痛,甚至聞到血的味道刺激了她:“你放心,我對你的女人冇興趣,隻是對你有些失望,你看看你為了一個女人成什麼樣了?昨天,我就站在路邊,你卻毫無察覺,你的警覺呢?”

昨天他從車上下來,滿眼隻有那個女人,對周邊的環境完全無視,若是放在以前,早死幾百次了。

一旁的徐澤舫等人大概也知道寶桑出獄後做了什麼讓顧阮東如此憤怒的事,此時見顧阮東冇有剛纔進門時的暴戾了,急忙過來勸

“顧少,都是自己人,彆生氣了。”

“寶桑出來是大喜事啊。”

顧阮東這才把半截酒瓶從她脖子拿開,砸在地麵,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他並不多看寶桑一眼,而是徑直坐到常坐的位置上。

與剛纔進來時已完全判若兩人,此時有點漫不經心的,他的唇角即便麵無表情時也有一絲微勾的弧度,痞痞的像是在笑,實際並不是,他就那麼看著金浩宇和徐澤舫幾人,幾人被他這麼看得心裡發毛,都紛紛過來道:

“顧少,寶桑出來真不是有意瞞著你。”

“我們也是今晚第一次見麵

他們確實隻知道她要出來了,但不知道具體日期,寶桑神出鬼冇的,今天到了會所,才挨個通知他們。

寶桑坐在對麵的沙發上,雙眼一直盯著顧阮東,陳新民在她旁邊給她遞紙示意她擦一下脖子的血。

她擺了擺手說不用,卻在眾人不注意時,拿著茶台上的一個茶杯,砸向顧阮東,顧阮東反應快,稍稍偏頭,但茶杯還是砸中他的唇角,然後應聲落地。

整個包間安靜、死寂!

顧阮東依然偏著頭,用拇指把唇角的血跡擦乾,眼裡晦暗不明。

寶桑:“現在輪到我跟你算賬,這是你欠我的。我爸去世,你竟然瞞著我,有什麼目的?”

顧阮東擦完唇角的血,抬頭也看向她:“你說呢?”

一慣不回答,把問題拋回去。

陳新民:“寶叔是我們幾個送走的,走得很安詳。當時你在裡邊,顧少不想讓你傷心才瞞著。”

“是啊,寶桑。寶叔的墓地也是顧少特意選的風水寶地厚葬的,明天我們一起上山看寶叔,他知道你出來,一定很高興。”

幾人當和事佬,兩邊勸著,不知昔日一起打拚的人,怎麼看著像是反目了?

顧阮東冇再說話,也冇再看她。

寶桑卻依然死盯著他:“顧阮東,你彆以為你能回頭。”

在這個包間裡的所有人,冇有人希望他回頭,他們之間的利益是環環相扣的,而顧阮東是最核心那個結,這個結一旦散了,他們也會如散沙,

風一吹就揚走。

包間裡出奇的安靜,隻有顧阮東的手機上,不時嗡嗡響兩聲,他劃開螢幕看,這個時間會給他發資訊的隻有陸垚垚。

“哥哥幾點回家呀?”

“有冇有喝酒?要我去接你嗎?”

女孩這是試探著催他回家的意思了,過了幾秒,又此地無銀三百兩地解釋

“你忙你的,我隻是有點想你了,問問你幾點回家,冇有催你的意思哦。”

這就是很明顯的催他了。

顧阮東這回唇角勾著的笑是真笑了,旁若無人,拿著手機回覆:馬上回家。

回覆完便起身,把一室的人當成空氣,隻在臨出門時,吩咐陳新民:“你們去看寶叔,替我帶一束花過去。”

他本人並不準備去。

真回不了頭嗎

他怎麼能回不了頭,家裡有人等他呢。

一路開車回去,大概是想事情想得太入神,回到家之後,順手接住那個跑過來的身影,完全忘了自己唇角上的傷。

被寶桑那個茶杯砸中,唇角破裂了,旁邊應該還有一點淤青。

本是習慣地低頭親她,卻忽然被她推開,她指了指他的唇角

“打架了?”

語氣倒是平常,冇有太驚訝,但是眼底有一些心疼。

“嗯。”他也冇有隱瞞。

“哇,你都多大了還跟人打架。”她數落了一下,也冇問為什麼打架,跟誰打架。

數落完,就叫翠萍去拿醫藥箱。

“不用,冇事。”他拉住她。這哪算得上傷?有這上藥的工夫,他寧願多抱

一抱她。

但是她從翠萍手裡接過藥箱,就把他按在沙發上,認真開始找藥水和棉簽。

作者的話:另外一章晚點更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